༦ᏋᎶᏳᏕᎩ༢༄

Marvel→鷹眼總受 DC→大少總
受 KSM→蛋西總受 Ex→陰陽總受 POI→宅總總受 CP可拆不可逆!

[广哉][RPS]醉酒当歌

无意间翻出来的旧文,就当是存个档。

对Rps接受不能的请右上!

本文第一人称受,不喜欢的麻烦右上!

文中会有出现哉妻情节,不能接受的也请右上!

这是脑洞,不是现实,所以觉得作者三观不合的也请右上!

以上友情提示,全部能接受的请往下翻,谢谢!


醉酒当歌

第1章
“小哉,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离开始还有段时间呢。”第N个路过的工作人员对着我说道.

我的全名叫中井和哉,小哉,是大家起我的别名,都已经快40的我,被叫成这样,还真有点不习惯,不过说实话我还挺喜欢这个名字^ ^

依照惯例,今天的工作是为ONE PIECE配音,所以我早早的就到了录音棚,都已经配了好几年了,渐渐地喜欢上这个角色,也可以很灵活的扮演,真的很开心呢,还记得起初太紧张说错台词被狠狠地骂过好几次呢.

“呦~你那么早就到了?”正朝我招手走来的是平田SAN,是个奇怪的家伙,总给人一种微妙的感觉,他和所有人都保持一定距离,却又给你一种是朋友的感觉,总之就是一种很朦胧很暧昧的感觉…总觉得自己被他耍得团团转.

“啊…你也很早就到了啊.”起身,点头示意了一下,又坐回位子.

“恩,今天反正没事就早来了,好象每次你都是第1个到的啊?很卖力啊.”大大咧咧地朝我旁边一坐,把脑袋枕在我的肩上.

“饿…是…是吗?”真的是推也不是、不推也不是的状态…

我不太喜欢肢体上的接触,也许是因为我比较内向吧,除了父母亲和妻子外,我从不和任何人有肢体上的碰撞,当然工作上也是如此,幸亏工作伙伴都能体谅我,所以至今也没发生过什么不愉快的事,而平田SAN是唯一一个知道这件事却仍会没事碰我的人,也许他觉得我窘迫的样子很好笑吧…

“啊~~累死了,对了,今天配完陪我去喝一杯吧.”朝我比了个喝酒的姿势,“我认识一个不错的地方,去吧^ ^”

“饿…好的.”我不太喝酒,因为觉得没什么必要,比起喝酒我更喜欢去吃些小吃和料理,特别是寿司.

“恩,说定了,”说完就靠着我的肩膀睡着了,看来他真的很累吧.

配音一结束,平田SAN就带着我来到居酒屋,老板娘很热情地招呼我们,“看来平田SAN经常来这里啊…”

“恩,这里的老板娘是我的朋友,最主要这里环境好,很安静,很适合喝上一杯.”

老板娘将我们带到一个小房间后就走了,我和平田SAN面对面坐着,一会就有人把食物和酒端了上来,速度快的让人扎舌.

“来来来,喝…”一个仰头就把一玻璃杯酒喝地精光,“哈…痛快,不要只看不喝,来来,你也喝一杯.”

我浅浅地喝了一口,被他发现了,“是不是男人,是男人就喝光!”

狠狠心,一口闷了,“这才对嘛,来来,喝…”

看着他一杯又一杯,“你怎么了?有什么心事?”

“心事?没有,那种东西没必要…嗝…”晃着酒杯,“其实啊,我一直喜欢一个人,可是我都不敢和他说,嗝…”

“别喝那么多…”抢过他的酒杯,替他喝了剩余的酒.

“嗝…你不明白,”拿着筷子在我面前晃晃,“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他…”

“我是不知道,那你说给我听啊…”也许是受到他的影响,我也开始一杯接一杯地喝了起来…

看着他手脚并用地说着,我竟忘记动桌上可口的小菜而是跟着他畅饮啤酒,一直喝到老板娘来赶人…

时间真的过得很快啊,只是听他说着他的烦恼,一转眼就到了关门的时间,其实我很在意平田SAN喜欢的那个人,几次问他那个是谁,他总是欲言又止,也许他不想让我知道吧,可是理由又是什么呢?不过我真的在意,至于理由,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我和他在居酒屋就分了手,各自回家,回到家,我并没有告诉妻子关于平田SAN的任何事,甚至包括我和他喝酒的事也没说,因为我觉得没有必要,没有必要的事我不喜欢去做,所以草草地洗了个澡后,就去睡觉了.

躺在床上,撑头冥想,‘当初到底为了什么才做这个工作的呢?’

‘名誉?金钱?’翻个身,换了个舒服的睡姿,端详着妻子的侧脸,岁月的足迹依然爬上了妻子的脸旁‘我似乎遗忘了些什么...’

回想起今天喝酒时的情形,平田SAN的一脸苦愁,让我想起那难熬的日子...

即使做着人人羡慕的工作,但我却感觉不到一丝喜悦。

没有一丝激情的生活,平淡如水。

我却得每日如此。

当小有成就时,我就和相亲的对象结了婚,柏拉图式的爱情,我们相见如宾,在别人眼里应该是叫和睦吧...
切,真的很可笑...那时候我根本不懂什么是爱,只不过想脱离家里而已,为得是能够真正地成为一个大人而已...所以,我的妻子就这么顺理成章得成了能帮助我离开家的‘道具’...

妻子很爱我,或者该说所有成为她丈夫的人,她都爱...

我知道很多女人和我的妻子一样,无法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

其实,这么多年,我感觉得出她的无奈,但...我救不了她...

因为我还需要她...即使我知道这样的自己很自私...

第2章
今天天气晴朗,阳光充足,没有工作,却也不能睡觉...今天是我最讨厌的日子——星期六。

每到星期六,妻子就像勤劳的蜜蜂忙着大扫除,除非有通告,不然我就得在家帮着整理房间,好不容易有的睡眠时间也因此被糟蹋了...

其实我一直很奇怪,因为我的工作不稳定,所以仍需要妻子在外工作,理应疲惫的她却总是精神熠熠的,相比之下,我就显得十分憔悴,真是怪了,甚至有段时间我瘦得皮包骨头,工作上的同事还嘲笑我,说妻子虐待我。

妻子的手艺很好,饭做得也很和我胃口,所以我经常有添饭的行为,而妻子也乐得为我添,所以至今我都不明白那段时间为什么我会消瘦地如此厉害。

凡是到过我家的人总对我抱怨,说我的妻子很可怕,事实也是如此,凡是有人开我玩笑,她也总是第一个跳出来为我报不平,所以也养成了我凡是依赖她的习惯。

看着她,勤快地整理客厅,一副干劲满满的样子,感觉又回到了当初和她相识的日子,虽然和过去的感觉又不太一样...

“那边的,傻笑什么!快点动起来!”拿着鸡毛掸子的她,威严地很。

“是是...”赶紧动手擦地板,不然免不了得被她说上一顿。

“是说一次就够了!”

哼着不成调的曲子,用力地擦着地板,啊~~好想吃饭啊...

周日,有通告,还是配音工作,虽然很想睡觉,但毕竟还是工作重要。

今天很意外,我竟是最后一个到的,难道是我睡过头了?!

“啊,不好意思,我睡过头了。”

“哇,和哉真厉害,睡过头都能提早半小时到现场,真是佩服啊!”

山口,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还有,如果能把你的爪子拿开的话更好,“……”

“中井,别理那只猴子。”‘啪’地一声,拍开山口搭在我肩膀上的手,然后是另一只爪子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猴子?%……¥%……#”又开始,一大清早就这么精神...年轻真好啊...

“嘛嘛,平田和山口都让一步,”田中真弓,这里的大姐,唯一会在我‘危难’的时候‘解救’我的人,大姐就是大姐,手上的力气可大着了,拍人从不手下留情,“不过,和哉也真辛苦啊,哈哈哈哈~~”

“什么呀,真不知道为什么你们一大早就这么精神...”一边碎碎念,一边推开粘在身上的人试着‘突围’,“难道这里就我衰老得最快吗?”

无论是山口还是平田,都像水蛭一般地紧紧粘着我,一旁还有大姐不时得拍打着我的背,我真想对着他们吼,‘你们这群家伙到底怎么回事啊?!’当然,这种事我做不出来,只能在心里默默想而已。

“很热诶!”在推来推去的过程中,我发现我身上已经冒出了汗,“饶了我吧!”

“你们别耍中井了啦,你们看他脸上都急得出汗了,” 冈村明美,也就是现在正在看报喝茶的女人,她每次都只动口不动手,我甚至怀疑她到底是不是想帮我。

当然她要比另外的2个女人好多了,大谷育江和山口由里子每到这种情况总是会一脸兴奋地盯着我看,有时还会对着我贼贼地傻笑,我就这么好笑吗?!

“都准备下,马上要开始了。”直到工作人员进来提醒时,他们才放开我。

呼,早上洗的澡算是白洗了,拉拉了衣服,试着甩掉粘稠感,衣服粘在身上的感觉真的不舒服,大早能累成这样的大概也只有我吧。

幸亏配音室有空调,不过...为什么不开啊!

诶,今天的太阳一定很刺眼吧,幸亏我看不到,不然我一定会晕倒。

是...是谁说太阳很刺眼的?!为什么会下雨...

“呦~这么巧?去喝一杯怎么样?”

“今天的天真好...是吧,平田SAN...”指着外面下得正大的雨,我想平田SAN一定会把我当变态吧。

“恩,是啊...”也许今天不正常的不只我一人吧...

第3章

最近新番节目开始录制,虽然我配的人物台词不过寥寥几句画面更是少之又少,但,确实是一部好片子,内容诙谐幽默、也不乏感人剧情,是一部很讨喜的作品,就我而言是部很上心的片子.

因为戏份很少,所以配音工作很快就结束了,今天也没什幺活动,正打算去超市逛一圈的我,在出门时遇见了不该在配音室出现的平田,他一身便装穿得很是随性,似乎是发现我的存在,他非常阳光地朝我笑着.

“今天不是应该你休息的吗?”将手上的包递给他,不知道什幺时候开始他总喜欢替我拿包,刚开始我总是因为不好意思而回绝,时间长了也随他去了,既然他那幺坚持,我也没推脱的理由,也许他对每个人都这样.

“饿,有些原因,所以今天就来了。”有些原因?尽管很是好奇但我并没有打听他人隐私的癖好,所以草草问了句,“那解决了吗?”

“差不多了吧.”‘啪’地他把他的手搭在了我的腰上,又来了,他总是喜欢这样亲昵地和我勾肩搭背,不然就是一些小动作,明明都是男人偏偏我就是受不了别人这种装似友好的举动,有几次我冲动地想和平田‘讨论’这个问题,但每次都忍了下来,毕竟我可不想被看成是个小心眼的男人.

“怎幺样,去喝一杯吗?”又是喝酒,平田看来是喝上瘾了,隔三岔五地就会找我去那家居酒屋喝酒,虽然一直都是平田请客,那里的食物也挺好吃的,但我总觉得这样不好.

“你今天应该没什幺事吧?”

平田似乎没明白我为什幺这幺问,迟疑了一下才回道, “是没什幺事,怎幺了?”

“下午不如去我家喝吧,正好我妻子不在,我们可以好好得喝上一杯!”

“啊!那就打扰了!”他也不推辞的答应了.

“但是首先我们得先去下超市,买些必须品.”

去完超市的我拎着大包小包的零食和下酒菜,而平田则抱着整箱的啤酒跟在我身后,我和妻子住的公寓很简陋,除了一些必需的生活器具外家里基本没有多余的东西,所以虽然狭小的房子却显得井然有序,小小的冰箱也是如此,所以今天我买了很多菜,正好可以叫堪称家庭煮夫的平田打打下手煮些菜.

“你家挺干净的啊.”将啤酒放下后,平田四处打量着房间, “感觉好温欣,哇~床单竟然是粉红色的,没想到…”

“啊!那是我妻子的兴趣!”那可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她很喜欢这种东西,家里还有不少玩偶.”

“没想到你妻子倒是挺可爱的,”他把玩着玩偶,突然很认真地对着我说, “其实我还以为是你喜欢呢.”

“倒,为什幺我非得喜欢这种小女生喜欢的东西.”我感到非常不能理解,为什幺他会把这种东西和我联想到一起.

“难道你不知道?”他摸了摸光滑的下巴,朝着我打趣道, “所有人都说你喜欢这种东西.”

“你在开玩笑吧!?”天,难道我在别人的眼里是传说中的变态大叔?!

“和你开玩笑的,只是我个人觉得你挺适合这些东西,恩~感觉上这幺觉得…”

“拜托你别乱开玩笑,那是会吓死人的!好了,现在该论到大厨为我们露一手了吧!”让出位子,拿出围裙为他带上, “好了,加油吧大师傅!”

事实证明,平田的手艺确实不错,短短半个小时,他就做出了我们所需要的下酒菜,虽然只是一些简单的下酒菜再加上超市现成的毛豆,咸鱼干和鱿鱼丝什幺的,但绝对足够我们2个人享用一个下午了。

虽然很想喝冰啤,但现在这种天可能办不到了,“那我们就开动吧。”和他的啤酒瓶碰了下,就开始享用我们的下午‘茶’。

这个牌子的鱿鱼丝是我最喜欢的,所以特意买了2包,一人一包就没人帮我抢了,虽然年纪不小了,但我还是有一点小孩子气,独占欲也强,喜欢精致的东西,当然最让我得意的是我从来不挑食,小时候母亲经常在别人面前夸奖我这点好,总让我很有成就感。

“中井,你在干吗?怎幺不吃啊?”他‘咯吱咯吱’地咬着脆香骨喝着啤酒,还不忘在食物堆里找寻自己想吃的东西。

“没有啊,只是突然很感慨。”

“感慨些什幺啊?能不能说出来让我也感慨下。”他停下手上的活看着我。

“也不是什幺大不了的事情,突然想起小的时候,又想到现在的自己一转眼已经成了一把年纪的大叔了,总有些惆怅。”想当初我还是个年轻的小伙子呢。

“你这幺说,那我不就该惆怅死啦!人呢,应该朝前看,别总想着过去,”他拿着毛豆在空中笔划着,“我们现在该做的就是好好享受我们的点心!”

“是啊是啊,”我附和道,“你说的对。都是我自己多想了。”

“还有啊,我看你这包鱿鱼开了半天了是不是打不开啊,要不要我帮忙啊?”

平田有时的小动作真让人不敢恭维,就像他现在把油油的手往衣服上蹭的动作,让我直皱眉头,有时候我觉得他比我还像小孩。

“不用了,我自己弄比较有成就感。”

“恩?!”他惊讶地看着我,“你是小孩吗?”

“真失礼唉,比起我,你不是更像小孩吗?!把脏手就往衣服上蹭,这不是小孩才有的动作吗?!”这家伙…

“可是,你还不是喜欢那些绒毛玩具!”

“我的天啊,你怎幺会认为那些奇怪的东西…”转身我指着那些玩具,“你怎幺可以认为这些奇怪的东西…奇怪的东西是我喜欢!”我很紧张,所以说话也有点语无伦次了,因为我其实是有点喜欢这种小东西,但就因为喜欢小东西而被认为就是小孩的话,我实在不能认同!

“可是我听说的可和你说的不一样啊。”他用他那脏唏唏的手挖了挖耳朵,这个动作简直把我惹火了!

“我才不是那些人所说的那样!”我扯着喉咙叫着。

“拜托,喜欢这些小东西又不丢脸,我就挺喜欢的。”

“真?真的?你也喜欢?”

“我就知道。”虽然很小声,但我还是听见他说了这句话,我的脸猛得红了起来。

“……”我已经不知道该说什幺好了。

“呵呵…不跟你开玩笑了,说实话你真的好可爱。”他在那咯咯地笑着,我却只能傻傻地看着。

“我才不可爱来!”我嘟囔着,“哪有大男人被说可爱的啊!”

他蹭到我的身旁,把我的脑袋按到他怀里,用他的手摸了摸我的头发,如果不是知道他是在安慰我,我真怀疑他是故意想拿我的头发当抹布用。

‘咯’地一声,门被打开了,开门的是妻子…偏偏在这个时候,我看到她的脸上闪过不敢置信的表情,“我只是回来拿东西的。”

我和平田保持着那个动作,直到她离开,我似乎听到一句话,“你们继续,我今晚不会回来了。”或许今天我有点喝多了。

(4)

“饿…那个,你妻子貌似有点误会了…”指了指自己和我,平田脸上似乎有点尴尬, “你难道都不去和她解释下?!”

“你是说?”我有点困惑,不明白他所说的误会是什么.

“你没听见?刚刚她离开时说的那句话?”也许是因为做声优的,所以很自然就会碰到那种帮BL动画或者DRAMA配音的机会,自然我自己就经常参与这种工作,我想了想,也明白了平田之所以会尴尬的原因了.

“你不要那么敏感啦,”朝他安慰地笑了笑, “安心啦,她没有误会我们,其实,”我尽量使自己别笑出来, 尽管憋笑是一件很辛苦的事,“她总是这样.”

“总是这样?”平田看来已经完全糊涂了,他的2条剑眉都纠结在了一起.

“恩,呵呵…”果然,我是个憋不住笑的人,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妻子是个大近视来的.”

“而且,如果,她知道是你的话,我想她也不会离开了.”确实,我那可爱的妻子可是最喜欢香吉士王子的说,当初她还很期待我能配香吉士那个角色呢,可惜,那时候大多数人都认为我比较适合索隆,尽管自己现在很喜欢索隆这个角色,但那时候,妻子的叹气还是让我小小的失落了一下,不过如果真的当了王子,也应该是个流氓王子吧…(笑)

“那我就更不明白了,那她干吗要离开呢?毕竟她才是这个家的主人吧…”

“也许是有事吧,”我不会告诉任何人,在有了现在的女儿以后我们就不在有所谓的生产运动了,一直都只是安静的睡觉,而妻子也从来不会管我在外面做些什么,很有家长放羊吃草的感觉, “我们就继续按她说的喝吧.”

平田看了我一会儿,然后又开始喝了起来,不过后来好长时间他都带着一脸疑惑的表情,我想他一定很困惑吧.

其实我不知道妻子是怎么想的,除了和我和平的相处,她的重心基本都放在了女儿的身上,我想她是真的很爱现在的这个孩子,不是我自夸,这个女儿确实是又可爱又乖巧,不过,她还是和我的妻子比较亲,也许是因为我要经常上夜班,所以没办法和她常常碰面吧.

现在女儿在我母亲那里住,因为读的学校离我母亲的家比较近,我想妻子今天之所以不回来也是因为要去看孩子吧…

(叹)我真的是个不合格的父亲呢…(苦笑)相较于妻子来说的话.

和妻子很像的女儿基本喜欢的角色都不会是我这个身为父亲所配的角色,所以,根本没可能会有机会接到女儿的电话,听她在那里说自己所配的角色的事,这是自己很失落的地方.

想到这里,我突然很想知道平田的家里事,毕竟,我对他的事一点都不了解,尽管这之前从来都没想过要去了解.

现在我和他应该算是好朋友了吧,虽然这只是我自己的感觉…

“恩,平田SAN,你也说说你的事吧…”我有些紧张,毕竟这也是他私人的事情,我这么一问也许会被拒绝,不知道为什么我很怕被别人拒绝,也许是因为会觉得很尴尬吧,异或者是因为害怕知道自己原来自己只是自我感觉太好,自己和他还不能算是朋友吧, “恩…当、当然你不想说也没关系啦.”

“恩,我的事啊,”他喝了口酒想了想, “恩…不知道说什么好呢…”

我真的很尴尬呢,果然…果然,我还是太自以为是了,“恩,也是啊…呵呵”(苦笑)

“不过啊,我很羡慕你呢,”他放下手里的啤酒罐看着我,眼睛里闪烁着些我看不懂的东西.

“羡慕我?”

“是啊,”手指在啤酒罐口摸了摸,似乎有点预言又止的感觉.

“……”我静静地等着,因为我不知道自己能说些什么.

“你也知道,我离婚很久了,到现在也还没找到新的女友…”他苦笑了下, “你一定会觉得我很失败吧.”

“没有的事!!你怎么会失败呢,我其实还挺羡慕你的.”确实,比起内向的自己,平田在哪里都很受欢迎,也总能带起气氛,身边朋友也很多,再加上我和妻子的实际情况,我更是觉得自己有点可悲.

“你羡慕我?”他推了下我的肩膀,虽然不是很重,但我仍晃了晃, “你又在安慰我了.”

是不是安慰我自己心里清楚的很,“不是的,其实…”摇了摇手,我真的是有苦说不出,但,我就是大男子爱面子,所以是有苦说不出…

也许是因为看出我面有难色,平田也没有追问我,只是开始劝酒,“来喝一口,喝醉了就什么都不用去想了.”

我没想到一向开朗的平田SAN也会有这种想法…这个世界也许与我想的不一样…

而平田SAN越是与我想的不一样越是让我想要去了解…说不出为什么,也许是因为我和他算是朋友吧,我是这么理解的…

(5)
  
  总是和平田在一起,知道的也就渐渐多了起来,平田总是会在酒醉时提起那个他喜欢的人,一次说漏嘴,我终於知道平田之前不告诉我那个人的原因了。
  
  对方是个和平田一样性别的男人,甚至於平田不参与BL DRAMA CD的配音也是因为对方的缘故,恩,很奇怪的理由,不过想来也是怕对方误会吧。
  
  我们这行总是会因为配这些东西而被说成同志呢,偶尔在同事间也会拿这种事开玩笑,经常在聊天时,会有人冒出一句,之後就会有奇怪的绯闻,虽然大家都明白是玩笑,也不会传很长时间,但怎麽说也是件很尴尬的事。
  
  就像前段时间,成田SAN因为不小心碰了某工作人员的屁股,就被传了好久,连成田已经饥不择食,是男人就想上的绯闻都出来了,虽然成田事後也说自己是不小心的,但似乎没人相信。
  
  不过比起成田,那个工作人员更惨点,无故被吃豆腐还要被别人说闲话,也难怪那段时间他老是顶著黑眼圈上班,只是,因为黑眼圈,工作室里又传说了那位工作人员和成田彻夜滚床单的消息。|||||||||||||||||
  
  也许大家都太闲了,就像现在的我和平田SAN一样,还是在我家,只是这次我们没在客厅喝酒,而是2个人同时躺在我家那张蕾丝边的床上……
  
  我不清楚平田是醒著,还是在睡觉,反正我是醒了,想睡也睡不著,浑身疼得像被车子压过一样,不该疼的地方也剧烈地抽痛,我只能保持著看天花板的姿势不动。
  
  我是第一次发觉我家天花板那麽有看头,我想我已经看了快1小时了吧,我很起来,但是只要我一动,骨头就会发出清脆的声响,我甚至怀疑如果我真的爬起来了,这身骨头不会都碎了吧……我现在只能期待旁边那只猪能早点醒……
  
  我清楚得记得之前发生的事,也清楚地知道自己一直都没醉,但为什麽没有推开平田呢……

  是因为他满脸的泪水?还是那双饱含感情的眼睛?我不知道……
  
  当我醒来发现身边的平田时就开始思考,我没有考虑平田醒来後要怎麽和他相处,也没有去想会不会被我妻子发现……只是,一直在想……为什麽没有推开……
  
  是因为他太过可怜?还是因为他是自己的朋友?抑或者是自己母爱发挥想要安慰他?但我觉得这些都太过敷衍了,连自己都敷衍不了,怎麽去敷衍别人呢……
  
  确实,思考这东西真的很麻烦,而我又是个特别喜欢推翻自己想法的人,真的很麻烦……而现在更麻烦的是,如果我再不起床,屁股里的那些东西就应该会弄到床上吧……虽然,我知道床早就不可能再干净到哪去了。
  
  “喂!醒了没?”我对著天花板说著,我可不想马上就对著平田的脸,因为那很尴尬。
  
  “恩……早醒了,”平田懒洋洋的声音,像只正在晒太阳的猫。
  
  他不会後悔了吧……我当时就是这种感觉,虽然我知道我真正该担心的应该是自己,但突然想到平田喜欢的那个人……真的是很麻烦的事,我竟然产生了种罪孽感……
  
  我知道自己这时候不该提起前面发生的事,但我觉得我忍不住了,“抱歉,你能扶我起来吗?我想去下厕所……”
  
  真丢人,我竟然在这种时候想上厕所,平时我也一直都是睡醒後就去厕所,这毛病从小时候就养成了||||||||||
  
  “啊!抱歉!我这就扶你去!”平田似乎是怕我会在床上就解放,急匆匆地就爬了起来,我很想告诉他不要急,我还没那麽快就出来,不过看他都把我扶起来了,我也就不打算说了。
  
  之後的处理都是平田搞定的,包括帮我洗澡,我实在是连动都懒得动了,谁让我这个老头突然去做剧烈运动呢,仅管我一直都像条咸鱼一样躺在床上,让他摆来摆去的,甚至我都怀疑我的喉部运动都比我的身体运动来得多。
  
  不然我想我也不至於喝了那麽多水,声音还是沙沙哑哑的,虽然不疼但也不好受,还好我是做声优的,对治疗嗓子还有点办法,不然明天的工作可就麻烦了。
总是在反复做著同一个噩梦,永远都是那天的事,平田满脸泪水的看著我,一直不停的在我耳边说著喜欢,我知道他在通过我看著另一个人,一个平田默默喜欢著的人。
  
  沈重的爱,把我压得有点透不过气了,特别是那每晚每晚的噩梦,简直快把我压垮了,也亏得最近没接什麽工作……或者该说没工作要我……在庆幸可以休息的同时,又觉得有那麽点失落……
  
  虽然知道自己适合的角色实在太少,有时配的角色台词都没几句,经常是,说了没几句就可以离开了。
  
  但,对动画的感情却越来越深,不光是钱的问题,而是一种感觉,就像是在享受,透过别人制造的人物,享受另一种人生,每次在配音时都会有这种感觉,我想其他人也会有这种感觉吧。
  
  自那件事後平田就很少来找我,这时候我才注意到,我和平田原本碰面的机会就不多,以前所谓的偶然碰面其实都是平田特意来找我的吧。
  
  想到了反而觉得很失落,有时我会想如果当初推开平田会不会就不至於变成现在这样?!
  
  我是真想和他在一起,一起喝酒、一起聊天的日子,真怀念啊……
  
  虽然没有平田带路,但我已经记住了那家居酒屋,因为离工作室不远,只要步行就能够到,所以最近我总是会到那去。
  
  为了那些好吃的东西,也为了碰碰运气能不能遇到平田……我对他的了解只有这麽多而已……
  
  每次老板娘都会把我领到当初我第一次来这里时的那个房间,似乎这个房间一直都是空著的,而每次我和平田到这里都是在这个房间吃的东西。
  
  难道是老板娘特意把房间空下来的?!她和平田又是什麽关系呢……切,我都在想些什麽呢,看来今天晚上得吃安眠药了,老是睡眠不足,难怪会胡思乱想。
  
  不过,平田现在在干吗呢,听说他最近没什麽配音工作啊,难道在外面打工?!确实光是声优的那点工资确实不太够。
  
  不过,他会做什麽呢……他那样的人,真想不出他会去做什麽工作……
  
  就在我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时,房间的门被推开了,我以为会是老板娘,我还在想我点的东西都上了啊……
  
  “呃,什麽……”
  
  是平田SAN,一套黑色的便服,胡子也很久没刮了,感觉很颓废,不会是因为那件事导致的吧……好像被上的是我,该颓废的也应该是我吧……他怎麽把自己弄成这样了……
  
  “恩……你……我……”他欲言又止,我觉得他这样蛮可爱的。
  
  “啊,你来啦,”这句话一说我就有点後悔了,感觉像是我在等他,虽然事实上我确实在等他,“过来一起吃吧,我点的都吃不掉。”
  
  “啊……恩……”
  
  他刚坐下,老板娘就推门进来了,手里还拿了套新的餐具,似乎料准了平田会和我一起吃东西一样。
  
  老板娘放下东西就走了,也没问我是否要追加东西,我总觉得怪怪的……
  
  “恩……你……恩……”平田又开始支支吾吾了,不知道为什麽我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他在说什麽。
  
  “恩,我最近还可以,那里也不疼了……”真尴尬。
  
  “恩……我……”我真头疼,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嘛。
  
  “……”我知道他想道歉,但我不知道该说什麽,是说你不用道歉?!感觉就好像是我自己自愿被上一样。
  
  还是说,没事,你不用放在心上?!可是又感觉自己很贱,被人上了,还要那人别放心上,就好像自己人尽可夫。
  
  我终於发现说话也是一种学问,特别是在这种时候,我特别希望能回到过去重新学习。
  
  “我很抱歉……”哇,他终於开口说人话了……不过如果能把头抬起来和我道歉的话就更好了。
  
  “恩……”我恩了一声,然後就开始喝酒,我实在不知道除了‘恩’以外还能说什麽……
  
  “我知道你不能原谅我,但我是真的喜欢你……”
  
  “恩……”我好像听到了奇怪的话,难道我那麽快就醉了?!
  
  “从以前就一直……喜欢……但我知道……”他停了停,似乎在想怎麽说,“我知道你有妻子和女儿了,但我还是……恩……”
  
  “喜欢你……”声音虽然很轻,但我想这次应该没有听错……只是……
  
  平田一直喜欢的是我?!

(7)

  ‘噗’,我很没有形象的喷了,“啊,哎呀……”

  我拿着手帕快速地擦了下沾着啤酒和口水的衣服,幸好这件衬衫不是高级货,不然一定会被妻子狠狠地数落上半天,不过,此时我更在意的是平田那副想帮我擦衣服又不敢动手的样子,就像是小鬼头做错事,一脸地忐忑不安。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那样的平田我觉得心情特别愉快,仅管我知道这样很变态,但不妨碍我的好心情。

  但我知道,我不能表现出来,“啊,你不用管我,对了,你前面说了什么?”

  “呃……没,没说什么。”摇了摇头后,他又再次低下头,一声不吭。

  可怜的平田,我很了解做一次告白需要多大勇气,但,我现在还没想好,接受他、抑或者拒绝他。

  对于自己是他喜欢的人的这个事实,我还在消化中,我突然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相信对方的话。

  我就是这种优柔寡断的人,做事总是慢悠悠的但却总希望能把事做到最好。

  于其说是害怕这段禁忌的恋情,不如说是害怕不能把这段路走到最后,到那时候……我简直不能想象!!

  房间里安静地出奇,无论是我还是他都没有再出声说话,但我总觉得这样很压抑,在这种尴尬至极的时候,我那张笨拙的嘴突然自己发生声音,问出了一个诡异到我十分想知道,但却会使整个局面更加尴尬的问题,“为什么是我?”

  啊啊啊啊!!~~我的心脏在呐喊,当然如果我的心脏长着嘴巴的话,你一定能听到不少罕见的粗话。

  算了,反正我也想知道理由,这个时候我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不知道理由?!我很纳闷,但我并没有说话,直觉告诉我他的话还没有说完。

  “我也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就喜欢上了,”他又开始摇头,似乎很痛苦的样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喜欢上的,更不知道为什么喜欢上的会是你……”

  “只是发觉的时候,眼睛里、脑子里、心里都是你,我知道不可以,但我忍不住,每次看见你都想要碰触你,亲吻你,甚至做一些会让你觉得不舒服的事。”

  “这种几近变态的想法都快把我逼疯了!!”

  “但,更让我觉得快要被逼疯的是,明明爱着你,却又不能去爱你……”

  “我真的快受不了了……”
“……”那么脆弱的平田,我是第一次见到,我甚至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做些什么。

  ‘有爱就够了吗?难道,真的是,光有爱就够了吗?’我这样问自己。

  我不否认之前平田的单恋让我很感动,也不否认自己对平田也有着好感……

  但光是这样就够了吗?

  我都还不知道平田的这份爱能坚持多久……

  “你说,我该相信你吗?”该相信你所说的爱吗?

  “……”抬起头,一脸泪痕的平田,就这么傻傻地看着我。

  他什么也没说,只是这么看着……

  所以,连你自己也不知道,我该不该相信你是吗?

  是啊,谁又能保证我们能够一直在一起。

  也许就连上帝也不知道答案。

  所以,我觉得,自己似乎找到了答案。

  “也许……”,也许这份爱到最后仍会是苦涩的,但,没有人能保证说它不会变成另一个结果……

  “也许,试试也无妨……”不是吗?

  虽然,不知道结果,也不知道我们能够走多远,但偶尔赌一下,也无妨。

  至于赌本,当然就是平田对我的爱。

  呃……我好像也变坏了。

  但,在这场赌局里也许能够做到只赢不输的也许也只有我了。

  还真是众人皆醉我独醒。

  好一个醉酒当歌,好一个唯我独赢。

评论(4)

热度(3)